您的位置:首頁 >六安新聞>皋城萬象>詳細內容

鄉村孩子的“守望者”
——記霍山縣大化坪鎮青楓嶺教學點教師潘聲發

編輯:宋明俊 來源:本網原創 發布時間:2020-10-09 09:56:12 【字體:

  “不管是十年、二十年、還是三十年,我都會繼續堅守在這片土地上,守望著這里的孩子們,耕耘不輟?!被羯娇h大化坪鎮青楓嶺教學點的潘聲發,從小的愿望便是當一名教師。1989年,22歲的潘聲發從霍山師范畢業,成為一名人民教師,圓了教師夢。從此,潘聲發便深深扎根鄉村,在平凡的崗位默默奉獻著,為鄉村的孩子們送去知識和希望。從青絲到白發,他把青春歲月全都獻給了鄉村孩子們。

  幸福堅守 苦亦是樂

  金秋時節,記者一行驅車來到了大山深處的青楓嶺教學點。藍天白云,遠處青山環抱,一所干凈整潔的鄉村小學映入眼簾。

  潘老師熱情地走出來給我們開門,緊跟在他身后的,是學校僅有的三名學生。小男孩名叫石政宇,今年四年級;兩個小女孩分別叫石露菡、石玥,還在上學前班。偌大的學校只有潘聲發一名老師和這三名學生,孩子們的笑聲飄蕩在校園里,顯得校園更加的空曠。

  “我今年54歲了,1989年我從霍山師范畢業之后,就到了青楓嶺小學當老師。30多年來,我在輝陽河、向陽、青楓嶺三個村小都待過。在青楓嶺教學點待的時間最長?!闭劶皬慕探洑v,潘老師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青楓嶺教學點前身就是青楓嶺小學,早先,學校并不像如今這樣蕭條。鼎盛時期,學校最多有一百多人,教職工十余人。直到2015年左右,隨著當地外出務工人員的增多以及城鎮化的加快,學校生源流失嚴重。2018年,學校當時只剩下一名學生。

  學生數量銳減,老教師陸續退休,潘聲發也數次萌生過離開教學點的想法?!鞍滋爝€好,有孩子們和我在一起,比較熱鬧。晚上,整個學校就剩我一個人,就會覺得有點冷清了?!迸寺暟l說。

  雖說好幾次都想要離開,但是每次學生家長都一再挽留他。

  “潘老師,你再幫我帶一年孩子,明年就行了?!薄芭死蠋?我小時候也是您的學生,我相信你的人品和教學,我希望你能留下來,繼續教孩子們念書?!?/p>

  ……

  每每聽到這樣的懇求,潘老師又覺得于心不忍。正是這樣一次次的“心軟”,讓潘聲發最終還是留了下來。一晃,就過了30年。

  學生石露菡的奶奶,就住在學校原先的教師宿舍里,她告訴記者,如果不是潘老師堅持留在教學點,她就要帶著孫女去鎮上的幼兒園去念書。離家遠不說,還得在那邊租房子。

  溫情守望 不忘初心

  中飯時候到了,潘聲發把孩子們的飯菜放進電飯鍋里加熱,他解釋說:“以前都是我燒菜帶他們吃,自從年初疫情之后,孩子家長就帶飯菜過來,我中午幫他們熱一下?!?/p>

  別看孩子們小,個個都是懂事的“小人精”。采訪的間隙,記者拿給石玥一個桔子,結果她只吃了幾瓣,剩下的都偷偷裝到了口袋里。問她為什么不吃完,她認真地回答:“我想留給爸爸吃,他很辛苦?!?/p>

  打掃校園、日常教學、照顧孩子飲食……潘聲發既當老師,也兼任了“保育員”的角色。

  正在采訪的間隙,潘聲發的母親正好過來給他送菜。

  “他是個教師,教書工作最重要,我肯定支持他?!?7歲的老母親說起兒子,一臉的驕傲。

  潘聲發對于老母親卻十分的歉疚?!拔覑廴似綍r也上班,孩子們大了都在外地,老家就老母親一個人,有時頭疼腦熱,生病發燒的時候,我本來應該回家照顧她,但是學校這邊就我一個人,實在走不開。只能等到放學之后再過去照看她?!?/p>

  夕陽西下,一天的教學結束了。學生家長打來電話,說暫時有事不能過來接孩子。于是潘老師又開車送他們回去??粗囎訚u漸消失在山村小道上,一股敬佩之情在我們心中油然而生。

  “在農村待的時間越長,就越能感受到農村孩子對優質教育的渴求。與城區學校相比,農村學校的辦學條件要差一些,師資隊伍的整體水平也要弱一些,這一切使農村學校教學者的前進道路更加艱辛。但是我依然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,讓農村的孩子盡量享受到更好的教育?!睂τ谖磥?潘老師說出了自己的心聲。

  的確,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,像潘老師這樣能靜下心來堅守偏遠鄉村的教學崗位,幾十年如一日,實屬不易。他們以實際行動詮釋了“學高為師,身正為范”的職業本色,更用自己一輩子的時光堅守鄉村,成為鄉村教育真正的“守望者”。(皖西日報融媒體記者 謝 彬 汪 娟/文 王正超/圖)


【打印正文】

相關信息

   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360